第39章 039 撩人。

昨儿个夜里主院的动静闹得大, 今日又忽地抱出来床单送去浆洗,洗衣房那边还议论说那上面有血迹,不蠢的人一听这话都知道是怎么回事。www.xiashucom.com

王爷成亲都快半年了,他们还是还是头一次听见院子里闹这么大的动静, 再联想到王爷大婚那晚, 一下子就猜到那是在弄虚作假了。

下人们一个个都闲不住, 主院的人和其他人一议论,兴致来了,就将之前两人吵架分居的事儿也抖出去了。

消息就这么被人传到了夏皇后耳朵里, 元帕作假、婚后分居, 这无论哪一件事都足以让她气得咬牙切齿。这都是影响皇室子嗣绵延的事情啊。

夏皇后不好教训魏瑾珊、也舍不得教训魏瑾珊, 便只能将气撒着明洵身上了。

是以明洵才出了靖王府就被皇后遣人叫去凤阳宫,骂了一刻钟还不解气, 还非得罚他在院子里跪了足足一个时辰才肯罢休。

明洵的膝盖都跪破皮了,只能被人扶着一瘸一拐地回了听风院。他将一众丫鬟奴才都叫到院子了, 面色铁青地问:“谁给本王将事情传出去的?!”

丫鬟奴才们跪了一地,你看看我我看看你,都不说话。他们每个人都议论了啊,不能单单怪在谁头上。

仔细想想, 错最大的还是惠嬷嬷,她若是将看见床单上的血迹时先处理一下, 就不会被其他人看到了。可惠嬷嬷是什么地位,王爷都不敢凶她,他们哪里敢随便指责。

可若非得算起来的话, 还是得怪在王爷王妃自己头上,动静闹得那么大,当初成亲的时候也没见王妃这么喊过疼啊。他们这些奴才又不是不懂事的傻子,没人怀疑才怪。

而那边,惠嬷嬷已经跑到魏瑾珊面前去替人求情了:“王妃,老奴早上实在是太过惊讶了,一下子就忘记先将那东西洗掉了……他们也是无辜,您去向王爷求求情吧。”她一面过意不去,一面觉得自己是真的年纪大了容易忘事,心里头难受得紧。

魏瑾珊安抚惠嬷嬷:“没事啊,也怪我自己没提醒您,我这便去啊。”她说罢,让惠嬷嬷扶着缓缓往院子里去。

还没走到,就听见外面传来男人慵懒欠揍的声音:“都愣着做什么?自个儿掌嘴啊!”

魏瑾珊叹一口气,加快脚下的速度,远远地制止道:“都住手!”

明洵瞧见她,那股子又狠又痞的劲倒是收敛不少,冲她笑了笑,拐着走过去,像没骨头似的伏在她肩膀上,问:“为何让他们住手?这些话传了出去对你也不好。”要是没能及时将这些话压下去,传到外面,那些人定是要说魏瑾珊骄纵任性、爱闹脾气了。

明洵才不愿意她被人这么说呢。

魏瑾珊大概猜到他的意图,心里一暖,说:“你这威吓的作用也起到了,他们没胆子说出去的。”

她的话音一落,便立马有下人接话道:“王爷王妃恕罪,奴才们再也不敢了。”

这堆奴才们,可真是会见风使舵。方才还不肯说是谁议论的,现在就一个个都承认错误了?明洵蹙了蹙眉,不愿搭理他们。

魏瑾珊笑了笑,道:“行了,你们都起来吧,都去干自己的活去吧。”

一众人纷纷道谢,溜之大吉。

那群人开溜的速度将明洵看呆了。他回过头,眯眯眼睛打量魏瑾珊,调侃道:“我发了这么大的脾气,你倒是好,几句话就轻巧地将人给我打发走了。你说,你要怎么补偿我才好?”

这话说得坏,不免让人有些想入非非,她听得脸上有些发热。

又听他转言:“你看看我的膝盖,你看看!心不心疼?嗯?”他的语气明明有些撒娇的意味在,可说最后一个字时又分外的撩人。

魏瑾珊努力控制住自己,板着张脸听他将话说完。

她是没想到,一个大男人竟然能冲她撒起娇来,而且撒娇时还总能让她想歪。

她正纳闷着,身体就腾空而起了,被人抱着大步往房间里去。

魏瑾珊看向明洵的眼神中满是惊讶:“你……”他方才不是还要人扶着吗,现在这一步一步地倒是走得挺稳的啊。

他勾勾唇笑起来:“见着你我就好了。”

魏瑾珊还是没忍住红了脸:“你净会瞎说!净会不正经!”她一直都觉得他吊儿郎当不正经,却没想到到了这个程度!

“还疼吗?”明洵将她放到罗汉榻上,伸手就往下面探。

魏瑾珊连忙挡住他的手,羞愤道:“你做什么呢?!别闹!”她说罢又低声补充道:“边上还有人看着呢。”

明洵笑:“我就看看你好没好点,你想什么呢?”他扫了眼旁边伺候的两个丫鬟,吩咐道:“你们两个,去给我取点药膏来。”他指了指自己的膝盖。

两人应言而去。

见两人被打发走,魏瑾珊喃喃道:“那也不行啊。”多不好意思啊……

“我不能看?”

“不……”魏瑾珊忽地就想起来他昨晚说了这句话之后发生的事情,到嘴边的话戛然而止,身子也微微战栗起来。

她昨晚被他折腾得太累了,她现在可不想再来一次。

明洵知道她在想什么,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
他道:“魏瑾珊,我还没这么禽兽不如呢。”说罢,他坐到罗汉榻的另一边,自己拿着药膏径自涂起来。

明洵涂着涂着就想起刚成亲那会儿她帮自己涂药,心中懊悔:他那时候干嘛不让她多看看自己的身子呢?

他身材那么好,就是要给她看的,他现在真是巴不得她使劲看,

他甚至觉得今日就应该将母后气得再打他一顿板子,这样就可以又让她帮自己涂涂药了。

——

靖王与夏映初的婚期定在四月十八日。

这成亲的日子定得好,万寿节才过去,许多人力物力都可以直接从万寿节的调过来,省了太多的事情。

不过这并不代表着这场亲事会办得随意,相反的,因为正好就跟着万寿节后面办,它似乎来得比以往的大多数皇家亲事都要盛大喜庆。

不仅仅是靖王府和永安候府,就连皇宫都是张灯结彩的。靖王又极得民心,百姓们知道他要娶妃也是喜闻乐见,一下子,似乎整个淳阳城的人都在为这场亲事忙活。

可就是这么万众瞩目的亲事,在成亲的前一晚,永安侯府传来消息,夏映初不见了。

消息传来的时候,明洵正在和魏瑾珊亲热,离初次过去三日,他好不容易哄骗着小姑娘愿意同他来一次,正要开始呢,就被人给打断了。

他心里暗骂着夏映初这个不省心的臭丫头,一边利索地穿好衣服出门。看着缩在被子里幸灾乐祸、笑得眉眼弯弯的魏瑾珊,气得心肝都疼,真是想现在就将她给收拾了。

可他的大舅舅夏将军特地命人来叫他去一趟侯府,他定是不能不去的。

夏将军膝下只有两个女儿,说句大胆的话,他一直都是拿太子和贤王两兄弟当儿子对待,是以什么事情都爱找他们商量。

永安侯府灯火通明的,夏映初这么一跑,闹得整个府上人夜不能寐。

明洵问:“映初跑了这事儿,靖王知道吗?”

夏夫人苦着一张脸道:“这哪里能让靖王知道。”万一靖王一个不开心,闹到皇上那里去了可怎么办?

“还是得告诉靖王叔一声,好好赔礼道歉,别等到明日找不到人办不了亲事了才去,这样就更麻烦了。而且王叔的消息灵通得很,说不准他现在都已经知道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夏夫人犹豫不决,夏将军斩钉截铁地道:“王爷说得有理,我一会儿便亲自去靖王府上赔礼道歉。”

夏将军看向明洵:“王爷,映初就拜托你多找找了,她素来最听你的话。”

“好。”明洵自是义不容辞。

——

明洵帮着找了大半天的人,找到酒楼雅间时,还在房门口就能听见有打斗声。

不知道是什么情况,明洵凑到门边看了看,才发现居然是靖王,而他拿剑指着的那个人,是顾秋辞,顾秋辞的身后还护着个小姑娘,正是他找了一晚上的夏映初。

明洵惊得破门而入,靖王动了动手里的剑,发现是他之后,便又将剑指了回去。

“靖王叔,好巧啊。”明洵笑眯眯地打招呼,诧异于靖王不仅知道夏映初跑了,还先他们这么久就将人找到了。

而后他看向顾秋辞,脸色就变了,道:“顾秋辞,你最好给本王解释解释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顾秋辞斟酌着语言,还没来得及说话,夏映初就开口了:“表哥,不怪他,是我非要他帮……”

明洵怒道:“你闭嘴!”

夏映初皱了皱鼻子,就真的不敢说话了。

靖王瞧着她要哭,神色似乎有些不耐,他问顾秋辞:“你为何要帮着她躲起来,难不成你要带着她私奔?”要知道顾夏两家不和,只要他们还待在家族里,是绝不可能结成姻缘的。

顾秋辞沉默不语。

靖王逼问:“你要带她远走高飞吗?你只要说你要,我立马去求皇上退婚。”

“我……”顾秋辞犹豫了片刻,依旧选择沉默。

夏映初不可置信地看着靖王,仿佛看见了希望,伸手拉住顾秋辞的衣袖,道:“顾秋辞,你说啊!你说啊!”

顾秋辞绝望地闭着眼,将他的袖子从夏映初手中抽出来。

明洵看得火大,又想起他当时设计魏瑾珊的事情就更加火大了。

现在总算是逮着个机会揍人了,看他不将顾秋辞往死里揍。

明洵抬脚便踹上去。

他用的力气大,即使顾秋辞的身手相当不错也被这猝不及防地一脚踢倒在地。

顾秋辞仍明洵打着,怎么也不反抗。

直到他听见夏映初哭着对明洵道:“表哥别打了,我跟你回去,我乖乖地出嫁。”

顾秋辞这才有了反应,扭头看向她,缓缓说:“映初,对不起。”

上一章
下一章
目录
换源
设置
夜间
日间
报错
章节目录
换源阅读
章节报错

点击弹出菜单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声
女声
逍遥
软萌
开始播放